2014年3月24日 星期一

行政院大庭靜坐,最漫長的一夜實況記錄


行政院大庭靜坐,最漫長的一夜實況記錄



在行政院大庭靜坐的那夜,是我最漫長的一夜,也是最無力的一夜,但是那夜的所有一切,政府必須付出責任,馬英九,江宜樺做出抉擇的兩人,需要負上全責。

夜,是有史以來最漫長的一夜。

抗爭的這幾日,原本以為我會繼續看到民主的滋長,和平主義的茁壯。上班前,騎車前往青島東路抗議場地,實際側面記錄這些人群,停下車子,進入青島東路後,印入眼簾,完全傻眼,居然看到一群人們,將一包一包的垃圾,分類整理,將自己在抗爭,集結所製造的垃圾,分類出來,裝成不同袋子,再打包讓清潔人員方便收拾,更親眼看見他們向清潔人員致意,表達感謝。

接著往內部走去,是看到更多井然有序的人們坐在地上,分群的讓開通道,聽著在立法院廣場前,那些前人的經驗分享,那些老師的教課精神,實際用現場的例子,告訴傾聽的人們,什麼是民主法治,台灣這民主時代的抗爭,暴力,流血,黑暗,直到現在大家能夠享受的自由,灑脫。

那一刻,我微微的笑了。笑的是,這群抗爭者,就像是我所認識最親近的朋友,這群人的努力,有點傻,但是又有點可愛。這群老師教授,原本在課堂裡嚴肅的教授,真正達到身體力行,用實際的例子告訴教導學生,什麼叫做『民主法治』。

媒體愚弄報導

當然抗爭就是有所訴求,但是從電視媒體上,所報導的與我所到現場看到的,簡直是天差地遠的距離,電視新聞媒體控訴著這些抗爭者是『暴民』,是攻擊警察,是毫無法治,毫無規範的暴民,這與我所親眼看到的實況,完全與實況相反。

我的內心開始矛盾,有種說不出的糾結,對於媒體的報導,以及自己親眼所看到的,感受到的事情,完全不符合。我開始沉思,思考到底出現了什麼問題,而開始去了解為什麼之前大家要開始『反旺中』,『NCC 專制獨裁』等議題,這一夜我沒睡,試著利用這晚惡補,深入了解,整理之前沒有參與過的電視,平面,廣播媒體歷史之旅。

最長的一夜


我原本以為在星期日,會平靜的落幕,攻占立法院會變成另外一次無言的抗爭,畢竟馬英九的對談中沒有任何扭轉的餘地,江宜樺也支持馬英九作法,甚至王金平也無動於衷,反對黨在這個時候,似乎輸給了抗爭的群眾,輸給了這些小我十歲的學生們。

直到晚上發生『攻占行政院』,這個地點與立法院不同,當看到新聞現場報導,在行動規劃上,替這些學生捏了一把冷汗,同時也開始有自覺,今天可能會有事情發生,我的腦袋裡一直轉出,今天晚上勢必會有事情發生。

晚上看著電視媒體報導,對照著 g0v 立法院現場轉播,以及 g0v 機動轉播,我真的憤怒了,徹底的對這個假媒體憤怒了,這個時候繼續抹黑,使用剪接手法矇騙無知的民眾,對照著那一刀未剪現場直播的影像,我真的覺得應該立即出動,這一夜可能不會如此平靜。

在這晚,當時的行政院已經被學生佔領,當時抗議族群正在號召更多夥伴進入支援聲勢,因為他們知道,如果少了群眾,力量就會分散,當時我其實是沒有勇氣前往的,TonyQ 卻一馬當先往裡面走去,看著他前往,也激起我莫名的信心一同前進。

傍晚半夜,在群眾中我們手勾著手,靜坐在行政院的大庭,這裡理應屬於人民可進入,走動的區域,心想就算撤離,頂多就是歸勸退離,應該沒有不會有太多動作,但是這個夜並不平靜。



陪伴著在抗議人群中,其實我沒有任何正反服貿的意見,有的只是應該挺身而出,讓馬英九及政府知道人民的怒火,利用自己的記錄讓更多人看到真實一面的呈現,但是周圍的警察漸漸包圍,雖然人群眾多,但是阻擋處卻一直傳來警察攻打人民的聲音,眼睜睜看著警察高舉木棒往人民身上追打,硬死裡的往外拖走,這副景象著實讓我震懾,我所認知的警察,真的觸動了他的警棍,往這些肉體抵抗的學生上追打,叫醒我的是廣播喇叭傳來的聲音,請在行政院側邊的人群,快速撤退,退回到行政院口中央。

當時約半夜兩點多,退回到行政院中央,中央的情況好些,雖然兩邊都有警察包夾,但是在中庭裡,是更多群眾團結一起,試想行政院的中央,警察應該也沒有理由繼續使用武力驅趕人民,政府應該不會做到這麼絕路,將抗議者撲殺殆盡。

就這麼一路支撐下去,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,這無疑對我來說是個漫長的夜晚,生平第一次這麼希望趕快天亮,結束著可怕的惡夢,我的內心開始軟弱,我開始徬徨,對於自己身處在此地,我開始質疑自己,如果什麼都不管,待在家裡睡覺,天亮之後就裝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,那不是很好嗎?何必讓自己淪落到如此狼狽的地步!

直到我看到 Facebook 上面有人發文,新聞的字幕是顯示『使用警力驅趕暴民』,這真的讓我怒了,『暴民』,這些人真的是你口中的暴民?我所看到的是平和抗爭,我所看到的是團結一心,我所看到的是秩序及有耐心的年輕希望,卻讓媒體冠上『暴民』二字,雖然持續焦急,徬徨,但是我更加堅定,應該要記錄下自己所看到一切,發佈文字訊息在 Facebook 上,希望透過現場的影像文字轉播,能夠讓更多人了解實況,讓更多人了解『腐敗的媒體』做了哪些矇騙世人的言語,拙劣的影像剪接手段。

如果這個晚上是漫長的一夜,那這一個小時,肯定是煎熬的一小時,就在凌晨四點到五點之間,親眼看到兩側警方慢慢群結包圍,不時使用盾牌向人民進攻,向手無吋鐵的人民逼近,向這些希望和平對談的人民不斷示威挑釁,甚至是直接將警盾側移,由後方警察開始揮動警棍,朝向人民毆打,看到的是不斷的受傷人民被攙扶,狼狽的快速搬移強制撤離,甚至是女性民眾都直接被男性警棍所攻擊毆打。



接著開始看到一台巨型車子由警察後方緩緩開出,原本以為這只是壯大聲勢的強力灑水車,結果在無預警的狀況下,警察朝著人民噴撒強力水柱,將人民沖開,毫無抵擋力量的人民,只能落荒而逃,隨著水勢停止,人民再度集結,一度盼望警察能夠停止灑水,因為這強力水柱是有可能造成學生,人民的身體直接性傷害,更何況是身上沒有任何防護的學生。

警方持續一意孤行,就好像上層官員已經有告知,不論使用任何手段務必除盡這些『暴民』,我手上除了真實記錄眼前的真相之外,我告訴自己『這些就是政府對於和平抗議人民給予的交代,而這些都會被政府及媒體所操弄,這就是表象民主的真實台灣實況』,台灣的人民成長了,可是政府還是停留在戒嚴時期,還是停留在威權時期。在行政院大庭的人們開始慘叫。

當下我真的無法置信自己的眼睛,因為這些警察居然直接使用水柱衝擊在『行政院』招牌這個屋簷底下的人民,人們尖叫,人們被沖離,人們開始驚慌失措的竄逃,只剩下這數十人,是真的需要這麼敢盡殺絕嗎?使用如此殘暴的手段嗎?我心中如此的咆嘯著,而當時我跟另外一位跟著的夥伴,拉著他,直接跟他說,『這邊真的守不著了,繼續下去不是辦法,快點走。』就在鎮暴警察雙邊逼近下,一群像似逃難的人民們,狼狽瘡痍的離開了行政院口。



是保護人民的警察,是保護人民的政府,近乎於殘暴的手段,使用強制暴力驅離的和平訴求的我們。

當下,我很受挫的跟朋友說了一聲『對不起,因為我的懦弱而帶你逃離這裡』,我知道你想要做些什麼,可是沒有必要犧牲了。他,放聲的哭了,嘶轟著『為什麼!』,這三個字,一直繞旋在我腦中。我也為自己的無力落淚,看著這一切的發生,可是又怎樣呢?

清晨五點

漸漸天亮了,警察已經包圍了整個行政院,夜很長,天亮後,夢應該結束了吧!?不,還沒! 看到的是數千名的警察,阻隔了中山北路口,將雙向車道的中山北路包圍,驅離在外圍的人民們,讓人們漸漸被逼退。

我們以為天亮了,惡夢就該醒了,當退回到立法院,這個已經被批准為合法集結的地點時,吃著抗議者募來的物資,已經一夜沒睡沒吃,身體拖著疲倦,回到 g0v 網路支援處稍作休息,卻又傳來消息,警方使用水車強力驅離在中山北路的人民,一路往青島東路,也就是立法院所在處,事情一發佈, g0v 工作人員快速討論後,決定先將貴重物品搬移,快速撤離此地,以免步上行政院的後塵。



在立法院,以及青島東路上,集結的人民已經沒有像六日的人潮,有的是長期抗戰已久的朋友,倒地休息,如果真的鎮暴警察,強力水車,他們的身體真的能夠沉受得住嗎?就在這個時間,學生已經把行動廁所當做距馬,列為一排,作為阻擋,另外一側路口使用塑膠繩,另外塑膠椅子開始搬離堆成成堆的小山,作為阻擋,同時最前面將行動帳棚倒置,成為巨型路障,同學的快速佈署速度之快,可是心想如果鎮暴警察加上水車攻擊,到底這邊還能夠支撐多久?

最後警方好像有所顧忌,直接轉頭撤離,快速撤離掉位於中山南路,忠孝東路上的警力。立法院的據點被保留下來,抗爭民眾得以繼續努力。

落幕?

最後七點多,這一夜終於落幕,我真的累了,也淚乾了,太陽出現了!看到善導寺站出口,精神奕奕的人們,我想,他們應該不會知道這條路上發生什麼事情。

他們會知道的應該又是『媒體』所經過層層加工,精心剪輯過的報導,我猜,媒體標題可能又是暴民攻擊行政院,政府強力譴責暴力,警察順利驅離暴民之類的標題,最近可能又會出現許多社運專家吧!

這一夜,好漫長,好累,但是路還很長。

天佑台灣,天佑各位同學!謝謝你們!


http://goo.gl/aKkY2w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Facebook